青岛新闻网

欢迎光临青岛新闻网!

游踪行旅亦有趣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1-28
    译林出书社  汪曾祺 著    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经典合集之七,用质朴的语言将自己所走过的北京、香港、昆明等地的所见所闻所想,以独到的审美娓娓道来。    风物4    现在的剃头师,虽仍是老剃头师子女,但这个职业已经“革新”过了。现在的剃头业,跟那个特别标志一样是外国来的。这些剃头店与“漂亮”这个名词不行分,且俨然是组成“漂亮”的一部门,是“漂亮”自己。    在一个都市里,他们的势力很大,他们可以随便教整个都市改观,只要在那里多绕一个圈子,把那里的一卷翻得更高些。嗐,剃头店里玩意儿真多,日新月异,愈出愈奇。这些工具,不光形状非凡,发出来的声音也十分庞大,营营扎扎,呜呜拉拉。前前后后,镜子一层又一层反射,愈益加重其紧张与一种恐惧。    许多漂亮人坐在内里,或搔首弄姿,顾盼自怜,越看越美;或小不如意,怒形于色,脸色铁青;焦躁,疲乏,不安,装模作样。剃头师呢,把两个嘴角向上拉,拉,唉,不行,又落下去了!他四处找剪子,找呀找,剪子明显在手边小几上,他可茫茫然,已经忘记他找的是什么工具了,这时他不像个剃头师。而突然醒来了,操起剪子咔嚓咔嚓行动起来。他眼前一个一个头,这个头有几根鹤发,那个秃了一块,嗨,这光得像个枣核儿,那一个,怎么回事,他像是才理了出去的?咔嚓咔嚓,他耍着剪子,突然,他愣住了,他努目而看着那个头,且用手拨弄拨弄,好像那个头上有个大蚂蚁窝,成千成万蚂蚁爬出来!    于是我总不大情愿上剃头店。但还不是真正原因。怕上剃头店是“躲避现实”,躲避现实欠好。我相信我神经还不衰弱,很可以“面临”。而且你不见我还能在剃头店里看风物么?我至少比那些剃头师耐得住。不想剃头的最大原因,真正原因,是他们不会剃头,理得欠好。我有时落落拓拓,容易为人误认为是一个不敬服自己形容的人,实在我可比许多人更讲求。这些剃头师既不能发挥自己才气,运巧思,也不善使用质料,不爱我的头。    他们只是一种器具使用者,而大家的头便岂论生张熟李,弄成一式一样,完全机械岀品。一司理发,回来照照镜子,我已不复是我,认不得自己了,镜子里是一个浮滑恶俗的人。每一次,我都愤恼十分,心里充满诅咒,到稍稍平息时,以为我当初实在应当学剃头去,我可以做得很好,至少比我写文章有掌握得多。不外倘使我真是剃头师…… 会有人来剃头,我会为他们剃头?    人不行以太倔强,活在世界上,一方面须要认真,有时候只能无所谓。悲哉。所以我经常妥协,随便一个什么剃头店,钻进去就是。剃头师问我这个那个,我只说“随你!”忍心把一个头交给他了。    我一生有一次理了一个极好的发。在昆明一个小剃头店。店里有五个座位,师傅只有一个。不是时候,此外出去了。这师傅相貌极好。他的手艺与任何人相似,也与任何人有差别处:每一剪子都有说不出来的利益,不夸张(这是一般剃头师习气),不轻易(这是一般剃头师根性),真是举刀突然,音节轻快悦耳。他自己也流溢一种自得快乐。    我心想,这是个天才。那是一个秋天,剃头店窗前一盆蠖爪菊花,金灿灿的。晴天气。    一九四六年十月十四日写成,上海    原载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五日、二十六日《文汇报》    6
Copyright © 2002-2022 青岛新闻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