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擔當寫在戰“疫”一線 黑龍江省護理人員群像掠影

2020-04-07 09:59:28|來源:黑龍江日報|編輯:呂丹丹|責編:馮鈺穎

  原標題:把擔當寫在戰“疫”一線 我省護理人員群像掠影

  4月7日是世界衛生日,國家衛生健康委將中國宣傳主題定為“致敬醫護,共抗疫情”。

  疫情就是命令,白衣就是戰袍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,黑龍江省廣大護理人員發揚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的精神,同時間賽跑,與病魔較量,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首位。他們頑強拼搏、日夜奮戰,展現了對黨、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面貌。

  黑龍江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二院呼吸科護士長李謙

  黃金窗口期必須抓住

  時間回到2月14日。經過頭一天晚上的熬夜奮戰,黑龍江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二院呼吸科護士長李謙依然按時來到她負責的受援醫院11樓病區。這里住的都是重癥患者,情緒焦慮無奈,病房氣氛壓抑。臨近11點,李謙和其他護士開始為病房里的患者送午餐。

  “飯剛送到患者身邊時,是我們和患者溝通的黃金窗口期,必須抓住。因為這個時候患者對你給他們送飯的行為都非常感激,這時候你說的一些話他們也容易接受。”李謙說。此前幾個患者因為焦慮都出現了吃不下飯的情況,而她就是用這個飯前黃金時間,和這幾個患者進行了情感溝通,幾個人逐漸吃飯狀態都不錯。

  “三姐弟”也都在李謙負責的病區。“在給姐弟三病患中的弟弟送飯的時候,他這幾天總是抱怨伙食單一,已經連續幾天不好好吃飯了。”李謙說,“我給他送飯,趁他還沒吃的時候,就把他的恢復程度和他仔細聊了一下。”聽到自己病情快速好轉的信息,患者心情非常好。李謙就抓住這個時機,把好好吃飯的重要性和這名患者進行了詳細“科普”,然后還把他“嚴厲批評”了一番。幾分鐘下來,患者就把午飯“認認真真”吃掉了。

  李謙說,溝通的基礎首先是要和他們建立信任。而她的“床前”溝通法,就是要通過在患者床前對他們的心理需求進行快速解讀,并用細小的體貼行為讓他們對你產生信任。這里還包括“技術含量”更高的床前為患者“說診斷”。

  黑龍江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一院重癥醫學科護士長王磊

  我被這里的場景震撼了

  3月7日,武漢迎來難得的晴天。當天上午,黑龍江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一院重癥醫學科護士長王磊一直在等一個確切消息,那就是在他們病房住院時間最長的一對父子患者治愈出院。這對父子當時住在同一個病房,兒子病情輕一些,而父親的病情非常重。父親即使戴著無創呼吸機也呼吸困難,并且一直有生命危險。

  “老人的無助和兒子的無奈讓我們非常牽掛。因為兒子的年齡和這些年輕護士差不多,老人的年齡就像他們的父親一樣大。”王磊說,我們非常想通過努力,幫這個孩子留住他父親的生命。

  一個多月時間,護理團隊的付出感動了這對父子,他們特別感謝護理組這些年輕的孩子。王磊說,前一天聽說這對父子要出院,這些年輕護士就第一時間把信息相互傳遞,他們都為這對父子的攜手出院感到欣慰。“90后護士團隊用行動感動了患者,也感動了我們這些老隊員。”王磊說道。

  中午王磊得到消息,那對父子患者已經治愈出院。而王磊他們護理團隊和這對父子之間40多天的故事,卻會成為他們這些親歷者的深刻記憶。

  “因為在這對父子身上,我們傾注了太多情感,我們感動他們同時也被他們感動。”王磊說,如今到了大量患者出院的時候,而我們護理人員和這些病患之間的故事,也大多剛剛有了美好的結局。畢竟這些重患,特別是一家幾個人同時入院的家庭重患,能夠攜手走出病房是他們此生最大的幸福。

  黑龍江省第四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二院外科總護士長馬翀奕

  太多感人瞬間刻在記憶里

  馬翀奕所在的護理團隊隊員有三分之一是90后,回憶起在與這些年輕人一起并肩作戰,苦中作樂的日子,讓她終身難忘。

  在隔離病房,大家穿得像“太空人”一樣,不仔細看隔離衣上的名字都認不出彼此,卻絲毫不影響團隊合作,經過一周磨練,隊員間配合得十分默契,成為了彼此信任的親密戰友。

  馬翀奕發現,防護服上沒有口袋,護士在病房里為患者進行生命體征監測等護理工作時需要記錄的紙、筆等瑣碎物品常常需要拿在手中,工作起來特別不便。于是,馬翀奕將單位給她配發的干凈的床單、被罩都貢獻出來,帶領在駐地賓館的休班護士親手縫制起小挎包。

  一個個針腳簡單的小挎包,一碗碗樸素的生日面,一段段感人的戰友情。馬翀奕告訴記者,他們戰斗的每一天都被愛包圍著。

  黑龍江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哈醫大一院腫瘤科護士趙曉琳

  我要做有溫度的護理人

  “琳琳,你記不記得31床的娟子?她出院以后情況良好,這是她給你寫的感謝信,還給咱送來了錦旗,我們都要向你學習!”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4樓病區,戰友紛紛為趙曉琳鼓掌點贊。

  回憶起與“娟子”初識時的場景,趙曉琳記憶猶新。“我是在工作的時候,偶然發現她就坐在床頭的位置,像個‘小受氣包’似的,跟大伙兒也不咋說話。我就走過去安慰她,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難事兒。她就抱著我嗚嗚哭,跟我說她在確診之前跟丈夫、大女兒接觸了,還曾去過父母家。如今他們全部在進行醫學隔離,不知道他們情況如何。”

  安慰之余,趙曉琳開始了對“娟子”的“愛心投喂”。來武漢之前,細心的趙曉琳在網上查到武漢的百姓愿意喝一點“湯湯水水”,于是便買了一只小壺帶在身邊。“工作間歇,我就煮點‘湯湯水水’給她送過去。今天放點大棗,明天放點銀耳,她吃得開心,我心里也跟著高興。”最終,“娟子”經過專家組評估,符合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的出院標準,治愈出院,回家待產。新冠肺炎孕產婦“娟子”出院的前一天,趙曉琳陪著她在天臺散步,兩個人抱頭痛哭。

  “娟子”只是婦產科隔離病房里的一個“縮影”。在這里,幾乎所有孕婦患者在自己出現發燒、咳嗽等癥狀后,都會選擇不吃藥,怕吃藥會影響到孩子健康。所以來到醫院的時候病情都是非常重。母愛,讓這些未來的母親將付出更大代價。

  為了讓這些患者有足夠的體力能夠正常生產,趙曉琳只要當班就帶著她們分別在隔離病房里走圈。趙曉琳告訴記者,“孕婦們最愿意走的一段路,就是從病房到走廊盡頭大窗戶這段。她們說,‘這段不到50米的路,她們感覺越走越光明’。”

  他們是全省上下齊心協力抗擊疫情的縮影,還有許許多多義無反顧的逆行者。他們在平凡之中彰顯偉大,把擔當寫在戰“疫”一線。(記者 蔣平)

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:

  • 1、“國際在線”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。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,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獨家負責“國際在線”網站的市場經營。
  • 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國際在線”的所有信息內容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  • 3、“國際在線”自有版權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國際在線專稿”、“國際在線消息”、“國際在線XX消息”“國際在線報道”“國際在線XX報道”等信息內容,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)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。
  •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,應嚴格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不得超范圍使用,使用時應注明“來源:國際在線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•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、媒體、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、使用“國際在線”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。否則,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將采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,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、訴訟費、差旅費、公證費等)全部由侵權方承擔。
  • 4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國際在線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豐富網絡文化,此類稿件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• 5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中文字幕av_中文字幕无码高清晰 日本、韩国、欧美等免费在线观看服务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